当前位置:《柒云》>>屠森>>第 249 章 《角北镇苏醒 林森闹屠森》
第 249 章
《角北镇苏醒 林森闹屠森》
浏览:20 发布时间:很久以前 状态:★★☆☆☆ 字数:2542 阅读时长:约5分钟  大字 小字 反相 正相 
  角北镇的鬼界禁卫军营地里,柒巧休息了片刻渐渐恢复意识,身旁还有其他几名受伤严重的选手,元朝也在一旁的床上昏迷躺着,柒巧不想打扰便起身出了居所,外面也没人,这是一个四合院,空荡荡的,并没有看守,也不见鬼界禁卫军。
  柒巧出了庭院四下看了看,远远听到轰隆轰隆的沉闷打斗之音,离得太远,柒巧并未怎么上心,反而街面拐角的地方一个衣着破烂不堪的老人,引起了他的注意,那是一位盲人,很恰当地坐在拐角的两间街边商铺的夹缝中,手里拿着根烟斗,时不时在空中划着几下,时不时咧着嘴微笑着抽上几口,一圈一圈的烟云生的悠闲自得,柒巧走上前,“老人家,您好!这是哪里,怎么没人啊,这地方——”
  老人并未有回答的意思,自顾潇洒地抽烟,悠闲地微笑,柒巧轻轻碰了一下他,老人家这才一脸惊愕,忽然很正经地重复说道:“屠森有钟灵,钟灵在屠森。”
  柒巧问这话什么意思,老人依旧自顾地重复着这一句话,柒巧只能作罢,沿着街道走了一阵,来到镇口,放眼望去都是荒漠,右边不远处倒是有座山,山里正冒着黑烟,时不时传来打斗之声,在右边一点就是一汪大海了,按这情形,柒巧大概知道这里就是角北镇,刚想到这些,身后来了几名鬼界禁卫军的人,“喂!那位选手——是柒巧呀!你已经没事了吗?跟我们走吧,屠森那边暂时无法继续我们的选拔了,所有恢复的选手一起到角北镇的角斗场集合,进行最后一项选拔。”
  柒巧点点头,跟了过去。
  屠森的大战还在继续,九黎和陈法蓉一来一往也是快过了一个时辰,来观战的、凑热闹的已经聚满了屠森,很多修士索性直接光明正大地在屠森瞎逛,希望能遇上钟灵草,因为钟灵草的特殊性,大家也只是听闻或看了手工图,从没什么人亲眼见到,很多新人都认为钟灵草生长就在屠森。
  地府的增员已经来了,从角北镇把大部分驻扎的鬼界禁卫军都委派了过来,一旦有修士挑起事端,赶紧上前维和,好在大家这会儿只图钟灵草,没谁愿意故意在这里找茬,就在大家这么闹腾的节骨眼,九黎突然撤下功法,化作一具皮囊,消失在无望海之上,“好一个金蝉脱壳!竟然在我手下这么刺溜地脱逃了!”陈法蓉也是大吃一惊。
  骤然而止的战斗,让鬼界禁卫军也是松了一口气,这下刚想清场,却从屠森靠无望海的那片伸出一只巨型野蔓篱,托着一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,身着白色镶金龙袍,手持黑色燕尾蒲扇,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,立于野蔓篱之巅,越来越高,直到高过所有驻足天上的修士,其人一直背在身后的手,缓缓摊在前,众人纷纷惊愕,一个个临阵以待,“那是钟灵草!”
  “各位鬼界小鬼们,鄙人林森,我来替我师尊暮光向你们鬼界讨些旧债!今日我大方,送给你们两份厚礼!以略表谢意——”林森说完,轻弹钟灵草,一声刺耳魔音,瞬间炸开,离得近的修士任由他修为了得,也躲避不及,一个个七窍流血坠落屠森,好些人都不省人事,离得远的一个个极速撤退,也有一些比较厉害的,关气门借修为应对,大家都是第一次正面遇上钟灵草,这种关气门应对之法也是先祖传下来的,幸好管用,可以抵御一部分伤害,林森很吃惊,他或许并没料到竟然鬼界之人还能抵御住钟灵草。
  一击未中,林森也没有第二法了,钟灵草在手,量这些人再有本事也不敢上前!
  “你是——那个墓族人?”不知哪位侥幸逃过一劫的高手在下面问了一声,“只有墓族人才能启动钟灵草!而且认识暮光,这样可以肯定你就是那个身上封印了墓族岛的墓族人!大家不要放过他,有了他我们就——我们鬼界就发达了!”
  众人还有知觉的,一个个都精神亢奋起来,鬼界禁卫军也是临阵以待,林森看了看他们,“倒是不笨!竟然知道这么多事,那你们可知道,只要我血祭了所有其他六名墓族人,就可以永久开启墓族岛,驶向你们永远找不到地方了!”
  “今儿个你自投罗网,我们还会让你逃掉吗?抓他开启墓族岛,里面有享之不尽的钟灵草和宝物!”
  “对啊!对啊!抓住他!不能让他得逞逃了,我们鬼界一定要先拿到墓族岛!墓族岛内数不尽的钟灵草,数不尽的宝物,是我们鬼界求之不得的!钟灵草还可以提高渡生死劫的成功率。”不停地有人在怂恿,但是也没见哪个敢冒失上前,因为在场的还没人真正体验过钟灵草的近距离伤害。
  “钟灵草嘛!确实有你们说的那些效果,现在它就在我手上,有本事的过来试试!”林森扫视一下众人,依旧没谁赶强出头,毕竟如此众目睽睽,一不小心丢了人,今后可怎么在鄙人眼中混迹呀。
  “既然都是嘴炮,没人敢试!那么——送上第二份礼物——”林森诡异一笑,“禁卫军们,可得忙好喽!”林森左手一翻钟灵草收起,再一翻上,手中多了一个七角魔埙,林森轻轻吹响,天籁之音波动着空气,听得让大部分人十分舒心,渐渐起了困意,但也有一些人听了之后,浑身冒起了黑色的瘴气,眼睛也慢慢全部变黑,最后失去控制,瞬间原形毕露一般对着身边的同伴就是凶猛的攻击,一些不明来由、还在发呆、或者修为甚浅的都被一招致命,鬼界禁卫军中也有一大批倒戈,全军混乱起来!
  那些原本自己的弟子、师傅、同伴,甚至是爱人,这会都成了对头,被瘴气控制的修士,不但修为猛增,而且下手极其残忍,完全是魔人失心疯捕食之状!
  林森带着点满意的微笑,俯视了一下,正好看到几名暮迩修士踏风而上,攻击过来,林森轻轻倾斜,野蔓篱带着他又倒向了另一边,几名暮迩修士不肯善罢干休,发动元属技能一起攻击过来,大家想法简单,擒住这个男子!林森再次吹响七角魔埙,下面冒着瘴气的修士,一起开启了侍魂,还有几个猛地窜上来为林森格挡,一时间战场上混乱不堪、哀嚎遍野,不住地有人朝林森冲锋,发起攻击,却每每都被侍魂修士拼命拦截,有些不小心打了别人家的侍魂,还被别人家的正常修士还击回去,这样一来,原本还处在人数优势的正常修士们,现在却自己陷入战乱,很快就死伤过百,来人俱损将近三成,林森依旧很悠闲,左右晃动,在野蔓篱上俯视着冥冥众生,时不时发出阵阵爽朗的嘲笑声。
  “小儿休猖狂!鬼界哪荣尔等造次——”正在混战焦灼之时,远远传来一声撕破长空之音,紧随而来的一道无形劲风,直接斩断了林森驾驭的野蔓篱底座藤蔓,林森单手结印,野蔓篱平台悬空飞了起来,循声望去,是一名中年男子,一身利索短打装扮,身披红色披风,头戴斗笠,黝黑的胡须飘洒胸前,犹如超人一般姿态飞驰而来,与林森对峙百丈立于屠森之上,气息场慢慢稳定,并不断扩大,下方好些个鬼界禁卫军都抵挡不了,陷入昏厥,那些失心疯的侍魂体也一个个破灭回归常人,倒地不起。
鲜花0朵鸡蛋0个